孩子也有内心世界,需要大人用更包容的态度去理解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成长吧


在二年级夏学季结束前,主带老师跟家长们聊起孩子的「九岁危机」。老师说,即将升上三年级,班上的孩子开始有些转变。

简单说(因为我也无法复杂说,哈哈哈。有兴趣的爸妈请询问Google大师,网路上应该会有很多资料可以参考),九岁之前的孩子,精神意识与世界是融为一体的,他们活在天堂般的梦幻美好之中,个个都像小天使般天真单纯;而九岁之后,身心灵面临转变,自我意识逐渐成形且越发清晰,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感觉到与世界分离,有人我距离,因而产生孤单、恐惧、批判、对立、矛盾等等的情绪与行为(注1)。

在江湖闯荡多年,我经常面对的是诉讼危机、商业危机、婚姻危机、争产危机,九岁危机还是这辈子第一次听到,但是听老师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家这只的危机早已来袭,都欧伊欧伊拉警报了我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以前虎妈如我,一个「I watch you」的眼神加手势(就是先比一个跟YA一样的手势,但两只手指要拿来先插插自己的眼睛再远距插插对方的眼睛,阿捏知道吗?),小鬼立马就知道收敛,也还算是言听计从XD。但是,二年级之后,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对抗,而且越来越强烈,例如迟到了会怪我没有早点叫醒他:「都是你害的」;我请他做自己份内的家事、或者丢个弟弟的尿布,他会计较:「为什么弟弟不用」、「为什么他不自己丢,你偏心」(弟弟才一岁诶...@@);说话的口气常有情绪,「我不要! 」;意见非常多,乱拻瞎闹卢到我发火。当然,不是每天都上演逆子戏码,多数时候还是很温和讲理,只是,相较于以前的他,不明所以的大人们已经气急败坏的下了结论:「你怎么变得这么不听话,以前都不会这样」、「你爸妈都没教你吗?」、「你转学之后就学坏了」。

八月底,开学准备日(注2)当天,班上的孩子、家长和老师一起打扫教室。结束后,因为妈妈们的油漆大业还没结束,有三只小鬼就留在教室玩了一下。期间,老师请这三枚小孩帮忙用水喷喷教室里皱皱的布料,让布面可以顺一些,小孩人手一瓶喷喷瓶,玩得不亦乐乎,玩太嗨结果喷过头,地面到处一摊摊积水,老师请孩子们把积水擦干,三只小鬼就开始反抗了:「为什么我要擦,又不是我喷的」、「都是XXX弄的啦」、「老师都是你害的啦,害我们还要擦地板」(最后这句就是我家这只逆子说的),我隔岸观火已经怒火攻心了(矮油本性咩,但我现在脾气有改了唷),但老师竟然毫未动怒,只有冷静的再重复说了一次:「请你们一起把地上的水擦干」,三个小屁孩也没再说什么,拿起抹布就乖乖去做了。

老师曾跟我说,面对九岁危机,就是清楚的让孩子知道原则,然后坚定地执行原则。我亲眼看着老师轻松化解一个状况,无需责骂,无需处罚,孩子终究会知道规矩,但我也深深明白这需要多少的理解与修炼才能做到。

我想起宝哥念小一时,面对他越来越多的抗拒和情绪,我总是急着当下想要跟他讲道理,几次说不通之后,我就爆发了,亲子关系处于严重紧绷状态,也经常为了写作业上演母子失和的剧码;爸爸还曾因为他的顶嘴,抓来打一顿屁股,我看见他眼里的不服与畏惧,也隐约担忧着这样发展下去会是什么局面。

小二之后,环境转变,老师对待他的方式不同于以前,我和爸爸与他相处的方式也不一样了,大人用理解的角度与孩子相处,一切真的变得不同。有几次我接他下课,他一副玩到累挂快趴在地上的样子,不想走路搭捷运回家,闹着我要求搭计程车,我问他:「你很累吗?」,他一副臭脸不想理我,我又问他:「你在生气吗?」,他大声叫嚷:「你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啦,我现在不想回答!」,依照我以前的脾气,面对这种无理取闹的情况我早发飙了,但现在我转性了(拨刘海),我停下脚步,站在捷运站的楼梯口,淡定的跟他说:「我们不会搭计程车回家,等你准备好我们再去搭车。」,他一听又气冲冲的说:「我准备好了啦!」,我心平气和但很坚定地告诉他:「等你可以礼貌的跟我说话,我才会跟你对话」,一阵沉寂之后,他温和的跟我示好:「我只是不想要你问我那个问题嘛,我们可以走了啦」,我知道不能说他累,「累」代表该休息了、不能再玩了,但有时我也会忘记就脱口而出 孩子也有内心世界,需要大人用更包容的态度去理解,我们都有罩门咩,孩子也需要被尊重呀,尤其是开始长出自我意识的孩子,如果一味的打骂和压抑,在他还小的时候也许没有力量反抗,但是等到他长大有足够的力气了,他会头也不回的离开,或是自我保护的反击,等到那时,后悔、怨叹都无济于事。

小鬼曾跟我说,他们有时会跟老师吵架,我当下瞠目结舌,进一步了解状况之后,我才明白,原来他是跟老师表达不要或是不服老师的要求或安排,那个一年级时连举手都不敢的孩子,现在竟然敢公然反抗老师(而我都没有接到约谈通知或来电XD),我不禁热泪盈眶,老师愿意用如此宽大的心胸,理解孩子的发展和需要,小心呵护那个在他们心中刚萌芽的意识种子,让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勇敢的探索内在与人我关系,并给予适切的引领。现在,当有长辈跟他说:「你怎么变得这么不听话!」,他还会问我:「大人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没有不听话啊」,他可以毫无顾忌地跟我谈着这些被传统世俗眼光认定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和我正面讨论这些对他的批判与负面评价,并且清楚的告诉我他为什么会这样做、那样想,我清楚的知道,他开始认识自己,他有足够的勇气修正自己、并且有自信抵挡外在的评价。

教育,绝对不该只是著重知识传递与学习评量,更重要的是老师与家长的身教与典范,我们这一年多来在学校经历的一切,我曾以为要远赴德国或荷兰才有可能实践,从没想过在台湾也可以遇见,我深深的感恩且珍惜。

这一年来,我在这里学到的大绝招叫作「温柔而坚定」,老师们是如此对待孩子,身为家长也要努力修练,有朝一日就会成精。加油!

注1:据我观察的心得,不一定是刚刚好发生在九岁,每个孩子会因为内外在状况的差异而有不同的时间点、或是程度不同的表现,不过就是在九岁前后这段期间,孩子都会有或多或少因为身心发展上的必然转变而外显的行为表现。

注2:开学准备日是类似于返校日的概念,不过不只是回校打扫而已,更重要的是,孩子们在开学前先回到教室,和老师一起认识新环境,一起整理、布置接下来一年的学习环境,在身心上都做足准备,以迎接新一年段的挑战。

猜你喜欢

育儿知识:孩子该提早学的是态度,而不是知识内容

童话故事里,兔子和乌龟比赛跑步,兔子仗着自己先天优势,态度散漫随便,输给了稳扎稳打认真向前的乌龟。我们在说故事给孩子听时,都希望孩子学习乌龟的态度,不要跟兔子一样,但我们是否怀

2018-11-06